每日一淘崔韡:决定加入,一顿必胜客就搞定了

作者:小编

每日一淘崔韡:决定加入,一顿必胜客就搞定了

“我信他们做的事情。”

崔韡,每日一淘的财务VP,在面对“当初是怎么加入一淘的?”这个问题时,他沉思良久,然后认真地给出了上面的回答。

所谓“他们”,指的就是每日优鲜、每日一淘的缔造者:徐正和曾斌。

十几年前,那时候人们压根不知道是什么移动互联网,谈起互联网人们默认的也都是PC终端和它背后所延伸出的一切,而联想集团风光无量。

崔韡正是在那里先后结识了徐正和曾斌。

2007年,崔韡加入联想的笔记本事业部,负责整个产品的成本定价,以及所有的营销资源,整体经营状况等一系列财务业务相关工作。与此同时,徐正和曾斌也在联想任职各部门负责人,并且与崔韡有着密切的工作配合。

多年的友谊和过往配合的成功经验,使得崔韡对徐正和曾斌有着极强的信任。这也是一开始崔韡那句“我信他们做的事”的根本由来。

1

缘定必胜客

2016年,崔韡选择去美国进修,并在2018年获取了Tulane University MBA学位。

那时的每日一淘刚刚成功孵化,无论是人员规模还是业务形态都在迅速扩充,一切都显露出蒸蒸日上的景象。

回国不久的崔韡正是在那时加入每日一淘。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他至今还是觉得有趣。

“他们一顿必胜客就把我搞定了。”崔韡笑着说。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已经下午三点了,大家都还没吃中午饭。我们就在附近的必胜客简单吃了些,然后他们就给我讲了一淘的项目。”

“前后大概三个小时不到,我就决定要加入了。”

对崔韡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决定。

“我对他们很有信心。”崔韡认真道,“无论是对行业的理解,还是对团队的搭建,以及公司的文化,还有战略的制定到执行的过程,我都非常认可。”

在大热小说《三体》中有一个概念,名叫“猜疑链”。在商业中,这个概念的反面——“信任链”,则同样成立。

对崔韡来说,一方面他自己非常信任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整个团队,另一方面,他知道徐正曾斌对自己也是同样的认可,与此同时,这种“知道”又会进一步夯实彼此之间的合作关系。

正是这条“信任链”的存在,使得在后续的合作关系中,可以迅速跳过彼此的磨合与怀疑,且更加高效直接地投入到具体的业务推进中去。

2

蓝海:社交电商

虽然在此之前崔韡一直呆在美国,但在此期间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国内的发展状况。加入每日一淘后,在经历过为时一年的一线奋战之后,崔韡也有了自己看待行业的独特视角。

现如今每个人都在说“互联网进入了存量搏杀的时代”,而增量流量的饥渴,是互联网行业中每个领域都不得不应对的问题。但崔韡并不为此发愁。

在他看来,现在电商的存量市场已经被京东和淘宝占据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其中,京东和淘宝的用户分别为2亿和6亿。

这当然是很值得钦佩的成绩,但跳出电商这个领域,崔韡表示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微信所覆盖的用户其实是有十个亿的。这两者之间所存在的差值,就是一片巨大的成长空间。

除了流量空间,崔韡还分别从微信赋能和用户定位的角度来进一步详细说明了每日一淘的上升空间。

在他看来,现如今在存量市场上去获取新的电商用户确实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但与微信的合作可以为每日一淘带来巨大的,新的流量红利。

通过社交分享的方式每日一淘可以显著降低整个的获客成本,同时还可以触达原先没有被覆盖到的电商新人群,前景广阔。

而从用户层面来看,每日一淘也有着非常清晰的定位。区别于每日优鲜更多地针对一二线城市的客户,每日一淘希望可以为三到五线城市的用户提供相应的电商服务。

精准的用户定位带来的则是精准的经营策略。在崔韡看来,再往下的五六线城市中,消费人群目前还暂时处于一个更加“价格敏感”的时期,而对品牌和服务等附加价值并不会太过看重。但三四线人群则不同,他们对于品牌有一定的知晓程度,同时也有着消费升级的欲望,而这一批人的电商需求目前还没有被很好地激发。

根据其内部统计,现如今符合每日一淘用户定位的城市大约有160个,覆盖人群高达4.5亿人口,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3

从“吃”到应有尽有

在2014年,那时的“互联网生鲜”市场还是一个新概念。因此对于那时的徐正、曾斌许多人并不能理解,人们想不通,这两位高大上的电脑从业者,为什么要去买卖水果?

但现如今回头去看,以“吃”为核心的生鲜平台之所以可以获得如此强劲的发展动力,其背后有着一套坚实的逻辑。

每日一淘作为每日优鲜的孵化产物,在成立之初,也同样坚定地选择继承了以“生鲜品类”作为自己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对此崔韡表示,好的生鲜品类天然具有高的复购率,相比锅碗瓢盆等日用品,蔬菜水果的消费频次要远高于前者,而在这样的前提下,以生鲜为主打的产品则天然具备了更好的用户黏性,事实也同样如此,现如今每日一淘的用户次月留存率,可以比其他电商平台高出1.3-1.5倍左右。

但是,每日一淘显然并不满足只是做一个单纯的“生鲜”平台。

崔韡介绍道,从吃切入之后,每日一淘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布局全品类的发展。

目前,平台上已经包含了生鲜水果、食材、日百、服装、数码等几个大的板块。上个月月底,他们还开通了跨境电商业务。所以到目前为止,每日一淘已经是一个全品类的社交电商,各个品类的占比已经趋于均衡,生鲜大概占到30%—40%的,剩下就是其他新的品类。

互联网产品常常在讲“黏性”和“次日留存”,说白了其实就是在现今极其丰富的虚拟应用的前提下,尽可能的跟用户套上近乎,没事儿了您来多看我两眼,只要在用户的生活中占到了一席之地,那么在商业前景上就大有可为。

每日一淘凭借着“生鲜”成功跟自己的客户群套到了近乎,同时多品类的补齐则使得用户可以在这一平台上进一步满足更丰富的消费需求。而对平台来说,多品类的扩张则可以使得自身的商业天花板再进一层。可谓是稳扎稳打,环环相套。

4

认准路,跑下去

多年来,电商领域的竞争格局一直都是京东和阿里之间的猫狗大战,双方你来我往,观众也累了。

直到去年,看似平稳的冰面突然出现一道裂痕,传统搜索型电商的流量宣告枯竭,社交电商异军突起,然后一眨眼的功夫,群雄并起,新生代们个个都踌躇满志,虽然远称不上强大,但充满朝气。

一时间,无论是三年上市千亿市值的拼多多,还是近百家中小型创业公司,所有人都在以自己不同的差异优势(精选,拼团,网红,垂直领域等),去做同一件“社交”与“电商”相结合的事。

除创业公司,包括京东、唯品会、娃哈哈等电商或传统快消巨头,也纷纷入局,一时间赛道上人满为患。

但正如我们一次次见到的那样,每一个新兴领域都将迅速经历从“多进4,4进3,3进2,停止或2进1”的过程。

崔韡是一个典型的马拉松爱好者,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清瘦,高,四肢修长。

马拉松作为一项世界知名的体育运动,由于其场地多从城市道路中选取,因此每有赛事,便会引起举城的夹道围观。与此同时由于其参与便捷,因此在业务爱好者的比赛中,常常会吸引不少“凑热闹”的家伙。

马拉松的起点总是热闹的,发令枪响,熙熙攘攘。

3千米跑过去,凑热闹的人便散了,他们喘着气,心满意足地拍照,发朋友圈,然后奔赴下一个热点,相比跑完全程,他们更愿意“讲一个好故事”。

1/3过去,没什么天赋的新人们开始撑不住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进场,比赛远比自己想象中残酷,他们摔倒在地,痛哭流涕。有的人学到了并准备卷土重来,有的人从此一蹶不振。

2/3之后,依然在跑的人不算多了,而仍然保持在第一梯队的更是没有几个。这时候他们在过程中已经看过了许多风景,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故事。这时候可以想想冠军了,荣誉和光明就在那里,而自己同样充满可能。

社交电商的发令枪,早就响了。

当我们问崔韡如何确保在马拉松中取得好成绩时,他的答案是“跑下去”。

老实说,在那一瞬间我感到被愚弄,但很快我就想到。真正的道理从来都有些枯燥,但正确。

正如我们过去一次次所见到的,想要在竞争激烈的商业中取得成功,答案其实无外乎就是找到正确的赛道,找到正确的队友,然后在具体的执行中,从产品设计到品类完善,从渠道把控到市场宣传,把一件又一件具体的小事尽可能的做好。

对每日一淘来说,社交电商自然是正确的赛道,在团队的组建上,我们也可以从崔韡的加入过程中窥见分毫:诚意和信任一切的起点,而对默契的预期和对理念的认同则达成了最终的联结。

此外,正如我们前文所提到的多品类布局和用户画像的精准描绘,在业务层面,我们可以感受到每日一淘的用心和深耕。

关于未来,没有人敢断言每日一淘一定可以成长为电商领域中的巨无霸,但从其人才战略和业务现状来看,他们确实正在路上。